我来帮金泰铢解答一下你被困在这里也有一个多

小编:特里斯是我唯一的家人了,我非常非常的感激您所做的一切,哪怕用我的生命来报答也在所不惜。 海瑟薇松开苏锐,眼睛红红的,从这一点就可以看出她多么疼爱这个唯一的弟弟了。当

 “特里斯是我唯一的家人了,我非常非常的感激您所做的一切,哪怕用我的生命来报答也在所不惜。”
 
    海瑟薇松开苏锐,眼睛红红的,从这一点就可以看出她多么疼爱这个唯一的弟弟了。当时为了让弟弟重回正路,她不知道花了多少口舌,费了多少心思,可愣是没有任何的结果,这一次能够见到大恩人,她可是发自内心的感激!
 
    “其实这不算什么的,我这个人就比较擅长顺手救个人之类的。”苏锐摸了摸鼻子,大言不惭的说道。
 
    不过,在说这话的时候,他下意识的低头看了看海瑟薇的胸前,这两座山峰可真是够可观的,虽然对方和自己的距离已经有二三十公分,可是两人的胸前似乎还能接触到一起……怪不得齐占吉这种色中饿鬼会动心思,这任谁也受不了啊!
 
    由于时间已经比较晚了,苏锐并没有和她们再多聊,目送二人上了房车,在保镖的护送下离开。
 
    坐在后排,海瑟薇的美眸之中一直露出难以置信的神色,这个女人到现在还有些没反应过来,她的双手放在胸口,不断重复着说道:“兰朵儿,你说他是不是上帝派来拯救我们的?”
 
    “这句话你今晚已经问了不下五十遍了。”说到这里,兰朵儿的眼睛之中绽放出笑容来,语气轻柔的说道:“如果你非要说他是上帝派来的,我也不会反对,因为——他是个天使。”
 
    如果兰朵儿的这句话传出去,那么将会引起轩然大波!这位世界影坛的宠儿为了避免绯闻,从来不曾在任何场合发表对一个男人的评价,而这一次评价苏锐,她竟然用了一个在她心里至高无上的名词——天使!
 
    只是,不知道苏锐听到这两个字的评价之后,身上会不会冒起鸡皮疙瘩!
 
    此时,这位天使同学已经回到了林家别墅。
 
    那天晚上在秦悦然的进攻之下表明心迹之后,林傲雪似乎每次面对苏锐都会有些微微的慌乱,虽然这种慌乱被她很好的掩饰了下来,但是心中的那一丝涟漪却是真实存在的。
 
    此时的林傲雪已经梳洗完毕,静静的坐在床边看着书。
 
    只是,如果有人看到了她手中那本厚厚的书的名字,一定会大跌眼镜。
 
    一个气质冰冷身份高贵的华夏顶级美女,为什么会看这种书?
 
    因为书的名字叫做——《西方黑暗世界编年史》!
 
    虽然已经知晓了苏锐的身份,但是对他身上所发生的那些故事,林傲雪还是极为的感兴趣,毕竟自己也已经真正的倾心于他,自然想要了解他的一点一滴。
 
    这本书在国内是买不到的,林傲雪通过种种途径,才从西方搞回来这本书,虽然其中的内容多有演义成分,但是总体的事情还是相差不远的。
 
    虽然西方黑暗世界已经存在了几百年,但是却一直波澜不惊,直到太阳神阿波罗的出现,才给这一潭死水带来了些许波澜。
 
    阿波罗的崛起也只不过是近几年的事情而已,可是编者却用了大量的篇幅来描述他的种种事迹,似乎也是这位“奇迹男人”的崇拜者。
 
    看着那些或真实或夸张的故事,林傲雪时而露出微笑,时而眉头紧蹙,甚至会情不自禁的流露出担心的神色。苏锐在西方黑暗世界之中没有人脉,没有任何积累,想要快速崛起,就必须经常过着刀口舔血走钢丝的生活,脑袋时时刻刻都系在裤腰带上!
 
    “如果可以,我不会再让你回到西方。”看着那些文字,林傲雪感觉自己的心脏在一下一下的抽疼,她再也没有任何读下去的心情,合上这本书,双眼微微低垂,眸间流露出一丝坚定之意。
 
    一个男人的形象在林傲雪的脑海之中渐渐升起,浑身都发着光。
 
    这个看起来玩世不恭的家伙,却拥有这般让人心疼的过往。他就像是一个谜,让人情不自禁的想要一步一步的解开。
 
    就在这个时候,响起了敲门声。
 
    林傲雪把书本放到一边,说道:“谁?”
 
    “是我。”苏锐在门口笑眯眯的说道,这货穿着裤衩背心,头发湿漉漉的,显然已经冲了个澡——他洗澡洗的非常仔细,海瑟薇身上的香水味道实在是太浓太浓,如果不洗掉的话,这会儿还不知道该怎么跟林傲雪解释呢。
 
    听到苏锐的话,林傲雪的神情一动,她已经来到门后,纤手已然放在了门把手上。
 
    可是,就在这个时候,她似乎想起了什么,放在把手上的手重又拿开,说道:“我睡了。”
 
    “我有事情要和你说。”苏锐摸了摸鼻子,心道,这个小妮子不学好敢骗我,睡个屁啊,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房间里一直亮着灯。
 
    林傲雪冷冷说道:“有什么事情明天再说。”
 
    “嘿,我还就喜欢你这霸道总裁的范儿。”苏锐说道:“我是真有重要的事情要和你说,你让不让我进去?”
 
    “在门口说也一样能听到。”在某些时候,林傲雪比苏锐更加执拗。
 
    可是,说完这一句,林傲雪的嘴角微微翘起,竟然露出一丝微笑的弧度来。
 
    “嘿我这暴脾气,不跟你来点真格的,你就不知道我是谁。”
 
    苏锐说罢,手指在门锁上来回拧了两把,便轻轻松松的打开了林傲雪的房门!
 
    “美女,一天不见,来亲一个吧!”
 
    苏锐死不要脸的说道,只是在说完这句话的时候,他的表情瞬间变得极为精彩!http://piaotian.net
 
 第486章 我们来谈一谈正事
 
    看着苏锐仿若见了鬼一般的表情,林傲雪的脸上再次绽放出一丝柔和的弧度来,脸颊之上也爬上了一丝淡淡红晕。
 
    “阿……阿姨,您怎么会在这儿?”苏锐的嘴角抽了抽。
 
    “我在我女儿的房间里,有什么不对吗?”魏淑玲之前一直在打着盹,此时见到苏锐来了之后,顿时有了精神。
 
    “没什么不对,很对,很对。”苏锐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,要是早知道老太太在这里,他绝对不会说出什么“美女来亲一个”这种轻佻的话。
 
    要知道,像他这种不太要脸的人,还是很在意自己在老人家面前的形象的。
 
    “这样吧,你们两个该干嘛干嘛,我这个老太婆就不在这里当电灯泡了。”
 
    魏淑玲可是早就想让苏锐和林傲雪结婚了,她始终搞不明白,两个年轻人既然情投意合,为什么不早点结婚生子,反而要拖上那么久呢?
 
    自己的年龄可是越来越大了,恨不得早点抱上孙子,因此今天晚上特地前来劝说女儿,却没想到自己劝着劝着竟然睡着了,被苏锐的敲门声吵醒,于是便有了之前的一幕。
 
    “多谢阿姨成全。”
 
    虽然和林傲雪并没有确立最终的关系,但是能有这么一个善解人意的丈母娘,是一件多么值得开心的事情啊。
 
    “我成全了你,你也得成全我啊。”魏淑玲大有深意的看了苏锐一眼。
 
    “阿姨,我们会早日完成您的重托的。”苏锐讪讪说道,他可是怕极了魏淑玲的这一招。
 
    “咱妈好给力。”等到魏淑玲关上门离开,苏锐笑眯眯的对林傲雪说道。
 
    “你准备什么时候完成她的重托?”林傲雪冷冷说道。
 
    “这个……这个得看你什么时候愿意。”苏锐笑道,不知为何,每次看到林傲雪这种表情,他都会觉得有些心虚。
 
    穿着睡裙的林傲雪实在是充满了居家美人的风范,丢掉了那冰山总裁的气场,浑身上下流露出柔和的美感来。
 
    “我不愿意,你还是去找秦悦然或者夏清,问问她们愿不愿意吧。”林傲雪扭身上床,闭上了眼睛。
 
    这妥妥的是视苏锐于无物啊。
 
    说秦悦然也就罢了,夏清又是怎么回事?兄弟我虽然见了人家的父母,但也是纯洁的革命友谊好不好?
 
    苏大官人怎么可以忍受这种气,他正准备冲到林傲雪的床上报仇的时候,后者说的一句话又让他退了回去。
 
    “我睡了,你还是快去看看另外一个女人吧。”林傲雪翻过身,把线条柔美的背部亮给了苏锐。
 
    “又是哪个?”
 
    苏锐简直觉得自己头都要大了,他真的想不到下一个从林傲雪嘴里冒出来的人名会是谁!
 
    难道说是张紫薇?
 
    貌似自己也有和这个女人玩过嘴巴碰嘴巴的游戏!
 
    “她好像叫丹妮尔夏普,最近在必康医院里都要闹翻天了,你的十二神卫都要镇不住她了。”
 
    听了林傲雪的话,苏锐一拍脑门,道:“遭了,这个女人的伤好的太快了!”
 
    说罢,他便转身离开了林傲雪的房间!
 
    不到一分钟,院子里便响起了汽车发动机的轰鸣声!
 
    林傲雪似乎根本就没有睡意,她翻身坐起,纤手再次拿过床头柜上的《西方黑暗世界编年史》,连续翻了几页,却完全看不下去。
 
    林傲雪干脆站起身来,望着窗外深沉的夜色,自言自语的说道:“冥王殿的丹妮尔夏普,你到底想要做什么?”
 
    …………
 
    有些女人是穿什么都不好看,有些女人则恰恰相反,即便穿着最普通的衣服,也难掩那惊心动魄的美丽。
 
    对于颜值能够在西方黑暗世界排进前三名的丹妮尔夏普而言,无疑是属于后者的。
 
    此时的她正穿着一身再简单不过的病号服,靠坐在床头,柔顺的长发披在肩膀上,看起来很有一种柔和的美感。
 
    不过这只是相对于她的侧面剪影而言,如果从正面看过去的话,就一定不会这么想了!
 
    因为她的眼睛正虎视眈眈,流露出杀人一般的光芒,似乎随时都有可能暴起,把对面的两个男人吃掉!
 
    “金泰铢,为什么你的伤势比我恢复的还要快?”
 
    在丹妮尔夏普的对面,正站着一个面容冷峻的男人,毫无疑问,十二神卫之中,时时刻刻不苟言笑的顾忌也就是金泰铢了。
 
    “也许是因为我是男人,不会来月经。”金泰铢瓮声瓮气的说道。
 
    听了这个答案,丹妮尔夏普那漂亮的鼻子差点被气歪了!
 
    “你胡说什么?”
 
    “我并没有骗你。”金泰铢一脸认真:“女人在经期的时候,是生命力波动最大的时候,经期会造成大量的能量体力消耗,如果不能及时补充的话,天长日久的累积下去,将会对身体造成难以逆转的伤害。”
 
    旁边那犹如黑铁塔一般的高大男人也笑了出来,那笑声简直犹如洪钟!
 
    “看不出来,老金你长着一张扑克脸,居然会开玩笑!”人猿泰山惊奇的说道,他似乎很佩服金泰铢的幽默感。
 
    看来,苏锐这是派金泰铢和泰山共同看守丹妮尔夏普!
 
    不光如此,在楼下还有几个神卫在轮流换班!
 
    毕竟后者可是冥王哈帝斯眼前的大红人,如今虽受苏锐设计,被困华夏,但其伤势已经逐渐好转,以她的身手和身份,一个不小心就会出大乱子!
 
    “我没有开玩笑,这是事实。”金泰铢目光平静,似乎丹妮尔这种顶级的美女在他面前根本没有任何的诱惑力!
 
    “那你怎么知道我现在是经期?”丹妮尔夏普怒气冲冲的看着金泰铢,眼中杀人般的目光再次冒了出来,道:“你敢偷窥我?找死吗?”
 
    “他并没有偷窥你,他也没说你现在正处于经期。”
 
    这个时候,一道带着戏谑之意的声音在门外响了起来,紧接着,苏锐的身影便已经出现在了房间里。
 
    这一下让金泰铢和人猿泰山眼前一花,因为他们都没看清苏锐是如何出现在这里的!
 
    似乎只有丹妮尔夏普看清楚了苏锐的动作,她的神情不禁一滞:“你的实力又提升了?”
 
    “一点小儿科,不足挂齿。”
 
    苏锐笑道:“关于之前的问题,我来帮金泰铢解答一下,你被困在这里也有一个多月了,如果这段时间里你都没来月经的话,只能说明你月经不调。这种答案傻子也能推断出来,你却一本正经的问着,啧啧,真是应了那句老话啊。”
 
    “什么老话?”丹妮尔夏普涨红了脸,也不知道是气的还是羞的,下意识的问道。
 

当前网址:http://aricehome.com/a/caipiaotiankongwangyunitongxingshoujiduan/20180905/13.html

 
你可能喜欢的: